天猫刷单 - 揭秘濒危物种特大走私案:案值数十亿,团伙专业化

淘宝刷单|天猫刷单|电商刷单|地推刷单|快速刷单|安全刷单


联系电话:18373873997,QQ:370848424,中国最大的淘宝地推刷单平台,



“对面船只,停船接受检查!重复!停船接受检查!”

2019年6月17日晚上21点37分,凄厉的警报声在闽粤交界海域响起,8艘舰艇满载300多名缉私队员、海警同志,从三个不同的方向,向着一艘鬼祟前行的“渔船”发起冲锋。

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“深海缉枭”。是夜,厦门鹭江道上的海关缉私局办公楼,灯火通明,大楼对面即是苍茫大海。

21点40分:“报告指挥部,我方顺利登船,机舱副油仓发现走私物品!”

厦门海关缉私局“忠诚1905”联合行动指挥部里传出一片欢呼!

18个行动小组的查缉成果接连不断传向指挥部——

海上,包括走私团伙海上押运成员刘某群在内11名嫌疑人人赃并获,14个黑色尼龙行李袋,藏匿在机舱副油仓中,装有犀牛角145块、总重250公斤。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任何货物,真是“疯狂的货船”!

这是厦门海关“忠诚1905”案件的告破抓捕当夜的真实情形。回想起这起大案侦破细节,厦门海关缉私局局长崔庆超历历在目。

2019年11月,当年度“亚洲环境执法奖”揭晓,包括厦门海关、福州海关在内的数家单位,共获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表彰。

“亚洲环境执法奖”旨在表彰为打击跨境环境犯罪作出突出贡献的机构和个人。两地海关获奖奖章的背后,是2019年两起特大濒危物种走私案的成功破获——

“忠诚1905”案件,由厦门海关牵头,6月17日侦破,共查获犀牛角145块、250公斤,创全国海关单次查获走私犀牛角数量之最;

“使命1901”案件,由福州海关牵头,3月31日侦破,涉案案值近10亿元,创全国海关查获走濒危物种走私案值之最。

当前濒危物种走私有何新特点?打击工作有何新挑战?近日,记者走进厦门、福州两地海关,探寻大案背后的新动向。

规模大价值高,走私团伙“链条化”

14个黑色尼龙行李袋,共装有犀牛角145块,总重250公斤,价值高达1亿元人民币。聊起“忠诚1905”特大走私案,厦门海关缉私局情报处副处长李刚(化名),依然感觉震撼:“如此大规模、高成本、远距离的走私大案,以前极为罕见。”

2019年6月17日,由厦门海关牵头侦破的“忠诚1905”案件,创全国海关单次查获走私犀牛角数量之最。

“本世纪初的濒危物种走私案件,国内的不法分子大部分扮演的是‘二道贩子’角色,从邻近的东南亚国家贩卖一些动物制品入境,一根象牙、几个犀牛角,或是一块虎骨,藏匿在随身行李或者快递包裹中,海关一查便知。”在海关情报一线奋战了十余年的李刚,明显感受到近年来濒危物种走私的新变化:数量更大、案值更高、种类更多。

海关部门查获的犀牛角、象牙等物品。

海关部门查获的犀牛角、象牙等物品。

2019年3月,由福州海关牵头侦破的“使命1901”案件,创下全国海关查获濒危物种走私案值之最。“2.25吨象牙、26.414吨穿山甲鳞片、13.42公斤犀牛角、虎骨……”福州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在时下动辄过亿的大案面前,以前的濒危物种走私只能算“小儿科”。“2019年查获走私濒危物种的刑事案件10起,2020年翻番,达到了20起,案值上亿的案件也越来越多,走私品种包括象牙、犀牛角、穿山甲鳞片、虎骨、红珊瑚、海马干、沉香木等,种类繁多。”福州海关缉私局查私处副处长关宁(化名)说。

不法分子的专业协作程度也越来越高。

“忠诚1905”案件,执法人员摸出了一条完整的走私链:海外专人负责在非洲当地组织犀牛角货源、装货上船,源头产业链完备;自捕渔船负责远洋货运,偷渡小船负责接驳上岸,分工明确,作案工具齐全;远洋船注册国籍变更为某些中美洲国家,某些东南亚国籍船员为主押运走私物,规避我方检查和刑事处罚。

“不法分子比我们想象得更狡猾。不得不说,这几年我们遇到的‘硬茬’,越来越多。”李刚说。“走私团伙越来越有组织性和专业性。就以‘忠诚1905’案件来说,我们遭遇的是专门从事濒危物种走私和专业海上通关的多个团伙,成员复杂,既有行业里名气不断攀升大肆收货的暗枭,也有长袖善舞打通境外关系的海外商会会长;既有长期穿梭境内外海上经验丰富的指挥者,也有幕后操控常年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出资人。”

大数据“画像”成打击新利器

日益猖獗的濒危物种走私和更为专业化的协作模式,给执法人员带来新挑战。近年来,海关总署在全国推进“智慧缉私”工程建设,借助大数据等信息化手段,实施反走私综合治理。大数据精准“画像”,成为打击濒危物种走私的新利器。

“王某明,男,温州人,在非洲组织犀牛角、象牙货源,计划通过远洋自捕渔船运往福建沿海地区上岸,请你方加强排查。”2019年初,一则来自广州的情报通告,令厦门海关缉私局的工作人员提高了警惕。

大数据分析随之启动,缉私民警依托专项情报中心和案管系统等平台,经过一系列数据模型分析比对,目标嫌疑人及其走私团伙的行踪轨迹越来越清晰:1月28日离开莫桑比克,2月9日抵达福建厦门,2月11日存在大宗资金往来……嫌疑人的行踪轨迹逐渐清晰:一艘长度仅70余米的“渔船”,在中非之间来回作案。

2019年6月17日晚,中国海关缉私部门查获“海上先锋号”。

2019年6月17日晚,中国海关缉私部门查获“海上先锋号”。

6月17日,120名缉私警察、288名海警队员、8艘舰艇、18个行动小组,海陆联动,实施抓捕。在海关总署缉私局和中国海警局指挥下,厦门海关缉私局联合广东、福建海警局,在南沙群岛、西沙群岛、闽粤交界海域、厦漳海域、温州海域,接连布下5个“口袋”,就等着这艘“疯狂的货船”主动钻进来。同时福建、浙江、海南公安机关也早已在嫌疑人头目家周边设伏,等待抓捕。

终于在闽粤交界海域,11名嫌疑人人赃并获,14个黑色尼龙行李袋藏匿在机舱副油仓中,装有犀牛角145块、总重250公斤。“这些犯罪分子太过嚣张,整艘船都空荡荡的,没有任何货物,排查了4道门后,才在机舱副油仓中发现走私物。”缉私队员王波第一个冲进船舱内部,面对着如此数量庞大的犀牛角,已有11年缉私经历的他也不由得惊叹。

“忠诚1905”案件中,厦门海关查获的部分濒危物种制品。

“忠诚1905”案件中,厦门海关查获的部分濒危物种制品。

陆上,5名嫌疑人同步被抓获,发现象牙1根、豹皮1张、象牙项链等制品30多件。完整的证据链让短时间内突破口供变得极为顺利,幕后主犯陈某仁、货主之一阮某成被顺利抓捕,货主团队、海上偷运团队、国内下家团队被“一锅端”。

在福州海关,2018年11月成立的海关总署(福州)打击走私专项中心(濒危物种专项),专门紧盯嫌疑人的行踪轨迹和交往记录。“使命1901”案,就来自该中心的一次“顺藤摸瓜”。

2018年,福州海关侦破了一起走私案件。侦查人员在审讯中却发现了其中的“不寻常”:主犯蔡某谦曾经的司机林某朋,近几年因为“生意矛盾”出去“单干”,“生意还蛮红火”。审讯记录中的几个关键词,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注意,一个以林某朋为首的特大型走私团伙随后“浮出水面”——

林某朋,负责遥控指挥和国内分销;张某鑫,长期驻扎尼日利亚收购当地象牙、穿山甲鳞片;陈某顺,作为亲信,负责集装箱装填和随船押运到越南;越南人阮氏,负责越南当地的货运和走私进入中国广西境内;黄某喜,负责在国内的运输,运至福建莆田,进行二次雕刻加工或者直接分销……

2019年3月31日,福州海关牵头,多地协同,走私团伙被同步抓捕。

福州海关相关负责同志还透露了个有趣的细节:抓捕时,嫌疑人为了销毁证据,把自己的三部手机全部从窗户扔出。“不巧,楼下是灌木丛和花圃,还有我们的侦查人员在蹲守,一看到有东西从嫌疑人窗户扔出来,侦查人员立即去查看,手机掉落在花圃里,完好无损,充足的证据让案件审讯非常顺利。”

进一步震慑仍需更大打击合力

透过案情,仍有担忧。

国内成熟的分销网络,给案值认定,增加了不少难度。

“忠诚1905”案中,早在2019年2月11日,办案人员就发现了嫌疑人王某明的一笔大宗资金往来,能够直接反映当时已经进行了一宗数额巨大的走私贸易。但由于货物基本已经分销,留在家中的走私物品为数很少,在犯罪事实认定中所占的比重很小。

“在案件侦查时,我们只能‘就事论事’,依靠已经查获的物证来认定犯罪事实。”厦门海关有关负责人表示。

根据我国刑法,走私国家重点保护和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一、附录二的陆生野生动物制品价值10万元以上的,应当立为重大案件,价值20万元以上的,应当立为特别重大案件。“由于嫌疑人家中残留的制品非常少,既往交易物证又太少,嫌疑人对于既往的交易一向概不承认,在很多情况下就无法构成重大案件来审理,所以,走私物一旦被分销,对于案件案值认定将造成困扰。”法律专家表示。

游走在监管边缘的加工市场,则成为濒危物种走私的直接驱动力。我国东南沿海的一些乡镇,木材加工产业发达,雕刻工艺传承多年。据相关人士透露,加工1根象牙的劳酬,远远超过加工几组衣柜。

如今的濒危物种走私大案,往往远涉重洋,跨越万里,犯罪分子沿途花销高达百万。然而,在高达十几倍的利润差面前,还是有人愿意铤而走险。

“我们也曾让比较成规模的雕刻厂家签署了倡议书,约定不加工象牙、犀牛角等,但对于那种一台机器、一个灯泡就能在夜间开工的家庭作坊,监管力度仍感不足。”福州海关有关负责人说。同时,据法律人士介绍,由海关部门和雕刻厂家签署的倡议书,由于没有明确的指向对象,有效约束力尚显不足。

对于野生动物制品加工,早在2000年,最高人民法院就颁布了《关于审理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,其中第二条规定:“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‘出售’包括出卖和以营利为目的的加工利用行为。”这就意味着加工野生动物制品,情节严重的也会面临着5年以上的有期徒刑。“但对于这种加工一根就分销一根的家庭作坊,即使被抓到,拘役和罚金是最常见的惩治手段,惩罚往往偏轻。”法律专家说。

福州海关查获的濒危物种制品以及枪支。

福州海关查获的濒危物种制品以及枪支。

“团伙作案,关系错综复杂,取证难度大,这也是这类走私大案的特点。”在福建某些地区的基层村庄,浓厚的宗族观念,让走私团伙往往规模较大,且联系紧密,一旦风吹草动,都容易打草惊蛇。

在“使命1901”案件中,广东黄埔海关因侦破另一起象牙走私案件,准备赶赴福建抓捕另一批嫌疑人,这让福州海关险些处于“被动”。“走私团伙之间都相互认识,如果他们先行抓人,我们这个案件的嫌疑人肯定警觉,立马外逃。还好采取了先抓人后扣货的策略,福州、黄埔两地海关针对两个不同案件同步行动,让所有嫌疑人都一起落网。”福州海关相关负责人说。

相关人士呼吁,针对濒危物种走私的新特点,亟需创新机制,进一步紧密联动、高效协同,加大打击合力,给非法濒危物种贸易以更大、更有效的震慑。